侃股網-股民首選股票評論門戶網站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亚眠与昂热:《焦點訪談》 20190917 駐村第一書記 心在這里扎根

亚眠圣母院大教堂平面图 www.jhjygt.com.cn 2019-9-18 06:05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1317| 評論: 0

摘要: 從北京來了一位年輕的“駐村第一書記”,到村里搞扶貧。冷不丁來個外地人,說要帶大家脫貧,村民們心里怎么想?大山里生活條件十分艱苦,連洗澡都成問題,大城市里來的這位第一書記能不能適應?一句當地方言都不會說 ...

央視網消息(焦點訪談):甲石村位于貴州省黔東南州丹寨縣,是一個偏遠又貧困的苗族村,這個村子山高坡陡,資源匱乏,交通不便,幾乎與世隔絕,除了世代居住在這里的村民,很少有外人到來。三年前,大老遠從北京來了一位年輕的“駐村第一書記”,到村里搞扶貧。冷不丁來個外地人,說要帶大家脫貧,村民們心里怎么想?大山里生活條件十分艱苦,連洗澡都成問題,大城市里來的這位第一書記能不能適應?一句當地方言都不會說的他能不能順利開展工作?三年后的今天,甲石村有沒有變化?

“我的爸爸原來白白的、帥帥的,可是現在曬得黑黒的了,因為他在貴州高原大山里的貧困村扶貧。在我還上幼兒園的時候他就去了,到現在三年多了還沒回來,我也很想念爸爸?!薄饈潛本┦杏⑿⊙Ф曇堆ひ列吹囊黃占?。他的爸爸姜海泉是審計署的一名干部。2016年2月,姜海泉來到貴州黔東南這個苗族小村寨,開始駐村第一書記的工作。

初到甲石村時,“荒涼”是他對甲石村的第一印象。進村的盤山路塵土飛揚,不時還會遇上山體滑坡;土路連接各戶,雨天里更是行走不便;村子里沒網絡,電也不穩定,這讓一個從小在城里長大的北方漢子一籌莫展。

村里沒有覆蓋4G網絡,姜海泉只能每周去鎮上有網絡的地方和家人視頻一下,報個平安。

生活上的困難可以適應,可以忍受,最麻煩的還是工作很難開展,村民都不信任這個北京來的外地人,還背地里叫他“小北京”。

從北京到貴州,從城市到農村,各方面的不適應,也曾讓他在心里打過退堂鼓,但心里有份責任,使他咬牙堅持了下來。

在村里的時候,最戳姜海泉心窩子的,是村里幼兒園的那些孩子們。幼兒園外墻脫落,桌椅門窗破舊,兩個舊板凳上放一塊木板,就搭起了孩子們休息的地方。

姜海泉說:“那時候我的姑娘也是上幼兒園,對比起來一看那個就覺得,這個對比特別有沖突,心里面讓人非常受不了,沖擊力太強。我記得最深的是2016年我剛來的時候,我姑娘就說:爸爸,村里小朋友們沒有玩具,我這兒有玩具挺多的,你都帶給他們吧?!?/div>

不僅村里的幼兒園條件差,鎮上的小學還沒有食堂,戶外搭個棚子,孩子們到了冬天連一口熱飯都吃不上。

姜海泉說,首先得想辦法把這幼兒園改了。在姜海泉的努力下,幼兒園的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鎮上的小學在中國教育發展基金會的幫助下新建了食堂??吹叫⊙拿薇壞ケ?,他還發起了一個小型的募捐活動。

不到一天半的時間,就募捐到了將近1300床棉被。姜海泉很有感觸:“從扶貧來講,肯定不是你一個人能干的事情,它是需要一個整體,一個團隊,包括整個社會的一些力量?!?/div>

從修學???,姜海泉一點一點從外面爭取資金,在各級政府的支持下,帶領村民搞基礎設施建設,謀產業發展。

甲石村一天天變好,摘掉了貧困的帽子,村民們也從最初的不信任,到慢慢熟悉、接受這個踏踏實實為村民辦事的“小北京”。

甲石村山高坡陡,資源匱乏,產業發展十分困難。這幾年,在社會各界的幫扶下,姜海泉帶領甲石村種吊瓜、種香菇、種火龍果,產業已經初具規模。

然而,最近一段時間連續高溫天旱,甲石村的香菇基地的生產水源出了問題。姜海泉趕緊召集村民,上山尋找新的水源,最終大家齊心協力,從山溝里把水引了過來。夜幕降臨的時候,香菇大棚里噴灑的水滴不僅滋潤了干涸的菌種,也滋潤了村民們的心。

從駐村的第一天開始,有點大事小情,姜海泉事必躬親。除了帶頭去外面跑項目,修路建房,發展產業,不管是找水源還是培訓村民,村里但凡有什么問題,村民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他。

貴州丹寨縣甲石村駐村干部左亞麗說:“什么事他們都會去找他,比如說今天突然下暴雨了,不來水了,哪個水管壞了,想著第一個事情就是找姜書記。家里有什么小矛盾,有些孩子讀書的,也會來向他咨詢一下學習的方法?!?/div>

姜海泉是做審計的干部,所學的專業跟農業毫無關聯,但如今到了甲石村,他不但要學,還要把學到的農業知識傳授給村民。

他說:“我們也是自己邊學邊干,把自己弄成個土專家,先從專家和技術人員那里把這些技術爭取學得越多越好,我們學通弄明白以后,就像火種一樣,一個個再散開,把這些東西再傳給大家,讓大家做得越來越好吧?!?/div>

在很多個晚上,姜海泉就像現在這樣,回到宿舍匆匆對付一口,還要去村民家走訪,化解矛盾,處理問題。

村里新修的產業路排水系統沒做好,前不久下大雨,雨水夾帶碎石全都沖到了村民楊秀珍家的宅基地上。姜海泉說:“我們在這兒駐村的,天天就是這樣處理各種矛盾,化解這些糾紛。我們去做工作呢,肯定是難度挺大的,有的時候碰到不好做工作的,不是一次兩次,十幾次、二十次上他家門去,就是這樣,慢慢地讓他理解你?!?/div>

姜海泉為甲石村所做的點點滴滴,村民們看在眼里,也記在了心里。

姜海泉說,有的村民跑到他這里,也不會表達,就送來自己家的幾個雞蛋、一點糯米,或者一小壺酒,這都是他們搞喜事的時候最珍貴的禮物,這讓姜海泉心里感覺很溫暖。

姜海泉從2016年2月開始來到貴州這個苗族村寨,兩年任期,照理說,到2018年2月,姜海泉就可以回到北京原來的工作崗位。但那時,正好是村里香菇基地建設最緊張的時候,這時候走,姜海泉心里有些糾結。

姜海泉心里想著,產業發展剛開始,舍不得走,村民們也害怕姜書記走了就不會再回來,他們給姜海泉單位的領導寫了一封聯名信,希望他能留下來再干一年。

想著離任以后再難有機會回到村里,姜海泉2019年春節都沒有回家,留在村里跟村民們過了一個春節。續任的一年里,姜海泉帶領村民把香菇基地發展起來了,火龍果也試種成功。今年上半年,駐村三年的姜海泉正要離開,村民們第二次聯名寫信,請姜書記再留一段時間。

駐村干部左亞麗說:“那些老人家就覺得他走了,心里特別傷心,吃完飯就一直哭。有一個黨員哭得,那個支書一直送到他家都沒有哭好?!?/div>

貴州丹寨縣甲石村黨支部書記李大春說:“群眾也是知道,他們也是理解,不過是沒有辦法,現在他們說,現在是最后一次挽留他了,下一年他走,我們就高高興興送他走了,現在是挽留他第二次了?!?/div>

在甲石村的1000多個日夜,與村民朝夕相處,姜海泉早已把甲石村當成了第二故鄉,但心里始終牽掛著遠在北方的家人。

姜海泉說:“對我姑娘其實我覺得確實缺失挺大的,挺遺憾的。我來這邊的時候她才剛3歲,現在馬上都上二年級了,基本上小孩最好玩兒的時候,都沒陪在她身邊?!?/div>

姜海泉的女兒姜亭伊說:“爸爸已經有三個兒童節沒有陪我了,但是他給我寫了一封長長的信,看得我都哭了。他說,他要讓山里的孩子,也過上和我一樣幸福的生活就回來?!?/div>

相關閱讀

?

返回頂部